客服热线 : 888-888-8888

中文|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驰骋高分子领域20载,在危机中创世界品牌

《大国之材》将镜头对准我国奋斗在新材料行业一线的材料人、科研专家和企业转型升级创新中的关键人物,真实记录他们的智慧、生活和梦想,鲜活讲述充满中国智慧的故事,以期再现中国新材料产业各领域从无到有,直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背后的艰辛感人历程。 目前已入选国家“十四五”时期重点出版物专项规划。 新材料在线?《大国之材》原创文章 转载请联系微信:EILIG2014 新材料在线 ID:xincailiaozaixian 图片:受访人提供、图虫创意 2020年的春天,注定在历史轴轮里都将留下深刻印记。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60余个国家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受疫情影响,不少企业危机四起,甚至濒临生死边缘。 而在宁波市北仑区一家工厂内,生产线在飞速运转,工人们正忙得热火朝天,一颗颗如晶体般透亮的塑料颗粒从生产线末端喷涌而出。这就是宁波能之光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能之光”)生产的熔喷专用料,这批医用高分子材料将被快速运往全国各地工厂,用于口罩“心脏”熔喷布的制造。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高分子功能改性材料的高新技术企业,能之光在这次疫情中上演了加速度。 “除夕夜我们高管团队组织线上会议首次商议紧急启动医用防护材料专项之事,从2月17日正式复工,到2月26日低VOC聚丙烯熔喷专用料一次性试产成功,我们仅用了9天时间。”能之光董事长张发饶博士自豪地对《大国之材》说道。 在国家强力动员下,能之光凭借在抗疫中表现出的强大动员能力和配置资源能力,交出了一份中国民营企业的完美答卷。 有色金属行业走出的高分子专家 一身简单的蓝色工作服,笑容和蔼的张发饶看起来是个不折不扣的科研工作者,也从侧面展示出这家公司的特性——重技术重创新。 回顾他大半生的沉浮,张发饶重复最多的四个字是“机缘巧合”。 张发饶出生于赣州市一个农民家庭。他的求学生涯,用一个“拼”字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1979年,年仅16岁的他就考上中南大学,开始了有色金属方面的学习研究。 此后,用他的话来说,一路走得“格外顺”——相继在江西理工大学、中科院获得硕士、博士学位。 按张发饶最初给自己规划的人生路径,他将会成为有色金属领域里的翘楚。 在中科院毕业前,张发饶与赣州一个水电公司签订了合同,将负责筹建一个电化厂。 就在这时,博士导师推荐他到日本高知大学继续深造。“你还没出去过,就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吧,与国际上的专家教授交流一下,看看国内外的差距。”导师的这句话打动了张发饶。 1996年,张发饶来到日本高知大学继续学习。 到日本后,只用短短三个月便完成水热化学专业博士后论文的张发饶,被日本最大的国立研究机构——工业技术研究所看中,开始从事“微细藻类的综合利用”的研究。 这是日本的一个重大专项,而对张发饶来说,也是一个全然陌生的领域, “我那个时候是一头雾水,因为对高分子没有接触过,但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还是咬咬牙硬着头皮去完成。”张发饶一边翻阅高分子相关书籍,积极向日本的同事和专家学习,一边加班做实验。 几张发黄的报纸,见证了张发饶在日本的高光时刻。 经过不懈的努力,张发饶带着团队成功研发出一种新型环境友好材料——采用马来酸酐接枝物作为相容剂将吸收CO2微细藻和聚烯烃进行复合而成的材料。为此,研究所专门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日本著名媒体产经新闻、每日新闻、读卖新闻以及NHK电视台都进行了大篇幅报道。 正是这段经历,为他日后从事高分子材料研究奠定了基础。 在日本功名成就后,张发饶回国的心却愈发迫切了。“日本这几年,只是我人生历程中提升自己的一段经历,但那里始终不是我的归宿。” 无论是改革开放后民营企业的高速发展,还是1999年北京申奥成功,都让张发饶心潮澎湃,他既为国家的每一步发展感到兴奋,也强烈希望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投身到这股发展热潮中来。 2001年,怀揣着一颗报国的赤子之心,张发饶结束了多年的“海漂”生活,回到国内,在宁波北仑注册成立宁波能之光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从事相容与粘合功能性高分子材料的研发和生产。 在张发饶的办公室里,一张樱花树的单人照下面印着两行小字:“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腾飞的中国才是事业的真正舞台。” 简单而朴素的一句话,却将张发饶深藏在内心的家国情怀诠释得淋漓尽致。也正是一批如张发饶怀惴理想和爱国情怀的科研工作者们,撑起了工业民族的脊梁,助推中国智造快速发展。 聚焦相容剂和增韧剂,从跟随者到领先者 对于落户宁波,张发饶还是用机缘巧合来形容。 当时宁波创建了一个留学生创业园,并到日本招揽留学生回国创业,这与张发饶一拍即合。 “相容剂、增韧剂都是细分产品,大企业看不上,但这是工业生产中的关键产品,做复合材料都要用到。”创业之初,他瞄准了高分子相容剂和工程塑料增韧剂。 “宁波是中国‘塑料之都’,汽配等产业十分发达,又有完整的石化产业链,这都是潜在的市场和机会,只要精耕细作,潜能就会激发出来。”机缘巧合之下,是张发饶对市场和企业未来规划的深谋远虑。 时值国内改性塑料市场刚刚起步,大家对相容剂的了解都不多。作为国内第一批对相容剂产品进行产业化的企业,张发饶对《大国之材》表示,一开始是摸着石头过河,跟随着杜邦、三菱化学等国际企业的步伐。 2004年,张发饶带领团队成功研发出第一批产品并投入市场,2005年能之光就获得了盈利。此后,能之光更是步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张发饶的团队成功开发出30多种相容剂和增韧剂。张发饶透露,其中,低烟无卤阻燃电缆料相容剂、低VOC聚丙烯相容剂、木塑复合材料相容剂以及GMA接枝功能化POE和MAH功能化SEBS等产品为国内首创,塑料合金相容剂等被列入国家重点新产品。 在高分子接枝改性产品领域,“能之光”品牌已进入国内前列。短短几年时间,能之光就从追随者跃居为领先者。 “我们的创业之路走得很顺。”张发饶对《大国之材》回忆起那段激情岁月,不禁喜形于色。 但这一路走来,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挫折。 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四万亿计划”,让国内的光伏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能之光也开始涉足光伏产业。而就在项目刚进入正轨的时候,2011年光伏市场确急转直下,接下来的光伏倒 闭潮让能之光元气大伤。 张发饶当机立断,马上终止了光伏项目,及时止损。“公司还处在比较弱小的阶段,贸然进入一个新行业的风险是巨大的,光伏危机不仅让我们陷入现金流困境,企业的发展也被严重拖累了。” 伤痕累累后,张发饶痛定思痛,开始反思。“这是知识分子的毛病,觉得这个产品可以做,那个行业也可以进入,但对于还在成长初期的企业,就应该把自己的所有资源集中起来,先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等到资源、资金、基础和人才有了一定积累后,才能进入另一个领域。” 这次挫折,让张发饶从一名科研专家,蜕变为一名成熟的企业管理者。能之光的发展战略也被确定为聚焦高分子接枝改性材料。 经过十多年的技术开发,能之光在高分子功能化材料等领域已形成了独特的核心技术和优势,已申请国家发明专利40余项,其中有4个项目填补了国内空白,打破了跨国公司在相容剂、增韧剂等高端助剂领域的技术垄断,先后获得国家重点新产品、国家火炬计划项目、创新基金项目和国家发改委产业振兴项目等支持和荣誉。 “每年成长30%,持续成长30年,成为世界一流的新材料企业。”这是张发饶对公司的规划。如今,这条“高能”发展之路,张发饶已走完三分之一。 做民族产业,创世界品牌 在宁波能之光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的研发中心内,各类试验仪器和试验设备一应俱全。这里聚集着一批由海内外高级科技人员组成的高素质、年轻化创新科研团队。 但随着公司的快速发展壮大,宁波厂区的生产线已是满负荷运转,张发饶开始酝酿更大的动作。 2017年12月13日,能之光高分子新材料项目正式落户赣州经开区。该项目总投资4.2亿元,主要建设低VOC高分子材料、新能源汽车轻量化复合材料、技术引进和孵化项目,项目达产达标后,预计实现年销售收入40亿元。 张发饶选择在赣州布局新的生产线,一方面是为了回报家乡,将高分子新型材料与赣州的建设进行对接,助推家乡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出于企业发展的战略考虑,赣州离华南更近,能更好地服务华南地区的客户。此外,他还打算试点更多领域的高分子材料,将新的研发成果放到赣州厂区进行产业化。 “接下来,我们将加快推进三大领域的研发生产。”张发饶对《大国之材》介绍,第一是解决材料和材料之间的相容性问题,这是能之光目前正在深耕的项目;第二是解决材料和人之间的相容性问题,如口罩的熔喷料等医用防护材料和食品包装;第三是解决材料和环境的相容性问题,如生物降解复合材料和木塑材料等。 而开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能之光在张发饶设定的第二领域得到了极速发展。 疫情发生后,口罩生产原料紧缺,尤其是中间熔喷布供应严重不足。针对熔喷布专用聚丙烯材料紧缺的问题,张发饶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迅速组织成立口罩核心材料熔喷聚丙烯研发专项攻关小组。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能之光就攻克了技术和量产难关,各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国内,有能力生产高熔指聚丙烯的企业很多,但能生产高纯净高熔指聚丙烯的企业屈指可数。”张发饶对《大国之材》表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高纯净聚丙烯熔喷专用料量产,得益于能之光长期以来在高分子功能化改性领域和VOC脱除方面的技术优势和经验积累。 目前,能之光的宁波工厂和赣州工厂都开始生产熔喷材料,日产量达到60吨/天,但仍供不应求。与此同时,提高熔喷布病毒阻隔效率的驻极母粒产品也获得市场的认可。 此次疫情,给全球的企业带来了影响深远的改变,而张发饶在看到挑战的同时,也敏锐地关注到市场的变化,找到了发展的新机遇。 不满足于相容剂全国领先的现状,张发饶计划将相容剂做到全球领先,真正成为相容与粘合材料行业的领导者。同时,能之光下一步将继续在医用防护领域研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并加大对病毒防阻新材料新装备的研发力度,推动健康医药产业发展。 “能之光”从诞生之日起,张发饶就对其寄予重望,“我们希望聚万物之能,创世界品牌,通过挖掘一切潜能,让中国的产品发出光芒,照亮世界。” 【个人介绍】 张发饶,现任宁波能之光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赣州能之光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生于1963年7月,中国科学院北京过程工程研究所博士,日本高知大学、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博士后。1998年在世界上首创了吸收CO2藻类的功能复合材料,1999年发明了环境友好材料的机械化学复合方法。2001年回国创立宁波能之光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公司新建南方产业基地,创立了赣州能之光新材料有限公司。 【企业介绍】 宁波能之光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张发饶博士于2001年9月创建,是一家专业从事高分子功能材料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也是国内高分子功能改性材料的领先制造商。 2015年公司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实现了逆势起飞,在海邦基金到位的情况下,公司产销两旺,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近三年来,公司年销售复合增长率高40%以上,2019年,公司销售达3.3亿元,利润总额超过4600万。2018年2月,公司筹建华南基地,在赣州成立赣州能之光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整体规划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2019年,赣州能之光实现销售收入2000多万,进入规模以上企业行列。 【产品介绍】 1.聚丙烯熔喷专用料 聚丙烯熔喷专用料是经熔喷后的无纺布材料。可以运用于如下领域:医疗卫生产品(口罩、床单、防护服等)、保暖隔音材料(生态棉、隔音板等)、过滤材料(空调过滤、工业口罩等)、吸油材料(吸油布等)。 2.熔喷料专用抗菌母粒 ABM系列抗菌母粒由抗菌剂改性特种聚丙烯制备,主要用于抗菌熔喷无纺布,添加少量的母粒即可有效抑制细菌的繁殖。ABM系列抗菌母粒可直接与树脂混合使用,基本不改变原有生产工艺。 典型应用:本产品和PP熔喷料混合熔喷后的材料可以运用于如下领域:抗菌医疗卫生产品(口罩、床单、防护服等)、抗菌过滤材料(空调过滤、工业口罩等)。 3.驻极母粒 熔喷无纺布专用驻极母粒,在熔喷无纺布生产时按一定比例加入,能增加熔喷无纺布中电荷搜集能阱的密度和深度。使其在长期储存时不易耗散,可提高熔喷无纺布产品电荷的稳定性,减缓驻极电荷的衰退,提高制品的保质期。 典型应用:添加驻极母粒之后,熔喷聚丙烯纤维滤料经驻极处理后由于表面以及内部带有电荷,可有效吸附空气中污染颗粒和细菌的作用,大幅提高过滤效率。主要用于空气净化领域及医疗卫生行业,如用作空调滤网、医用防护口罩和防尘口罩等。 一纸记载,满腔情怀,欢迎指正 THE END 更多大咖讲述新材料产业的前沿热点、发展风向,请戳下方海报的二维码,一起遨游学习海洋吧!
ku酷游官网